原标题:姐姐车祸死亡我收拾她遗物,柜子里发现一份保险合同暴露姐夫居心

原标题:姐姐车祸死亡我收拾她遗物,柜子里发现一份保险合同暴露姐夫居心

1

出了青河县收费站,下了高速,车子驶入了青河县县道。这是一条宽度大约为五六米左右的柏油马路,道路两旁种植着一排白杨树,白杨树根部一米以上的树干上用白石灰包裹着。

天空中下着细细麻麻的小雨,这雨至清明以来就没怎么停过,断断续续地下到了五月初的现在。今年的天气仿佛热得比较早,虽然是雨天,但是空气中已经有了一股燥热。

白色的宝马车以五十迈的速度行驶着,车身里放着轻柔的萨克斯轻音乐,童磊开着车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眉头微皱,仿佛有什么心事。

副驾驶座椅的角度调节在45度左右,苏静半躺在座椅上玩着手机,时不时地说着话,似乎是在跟什么人玩着微信。

后座上六岁大的儿子苏子航在玩着iPad,iPad的界面上显示着3D动画跑车在虚拟的跑道上飞驰,很显然是在玩游戏。

“咳……喉咙有点干,你把我水杯放哪里了?”苏静从半躺的椅子上坐了起来。

“在后面座位上的袋子里。航航,把水杯给妈妈。”童磊终于把微皱的眉头松开了,对着后面玩游戏的苏子航说到。

“怎么是白开水?不是说要你给我泡枸杞吗?”从儿子手里接过水杯,发现是白开水,苏静脸色有点不悦。

“出门的时候有点急,给忘了。”童磊用余光瞟了一眼苏静,脸上勉强地笑了笑。

“一点都不会心疼人,明知道我感冒了咳嗽,你居然给忘了,昨晚我还交待你了。”苏静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白了一眼旁边的童磊,然后转过头朝着后座的儿子航航说到,“还有你,少玩点游戏,迟早有一天眼睛会玩瞎的。收起来!”

责备的语气让航航不情愿地收起了手中的iPad,他嘟噜着小嘴,偷偷地用眼睛看了一眼前面的苏静,无奈地拿起身边的漫画书翻了起来。

童磊没有作声,目光依然盯着前方,只是时不时地用余光瞟向旁边的苏静。

车子四平八稳地开着。苏静玩了一会手机,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头也有点晕晕沉沉的,于是她又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水杯放在了旁边,接着揉了揉太阳穴,说了句“我睡一会”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到了我叫你。”童磊点了点头,转过头对苏静笑了笑。

大约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导航仪上显示距离目的地还有16公里。苏静已经沉沉睡去,童磊转头看着她,目光停留在了她那露耳的短头发上,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苏静要是留长发了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比现在的她要温柔?

童磊陷入了沉思。

一声清脆的提示声打断了童磊的思绪,导航仪传来距离目的地还有十五公里路程的声音。童磊苦笑了一下,然后从后视镜里看向后座的航航。

“航航,你喜欢爸爸吗?”

“不喜欢!”见苏静睡着,航航又重新把iPad拿在了手中。

“哦?为什么?”

“因为,你老是惹妈妈生气。妈妈说你赚不到钱,没钱你就不能给航航买玩具,所以航航就不喜欢爸爸。”苏子航一边玩着iPad,一边头都没抬奶声奶气地说道。

航航的话让童磊瞬间觉得无地自容,他知道这都是平时苏静给航航灌输的思想,不然一个六岁大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叹了叹气,又苦笑了下,然后收回笑容,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

外面的雨依然还是在细细地下着,道路两旁的白杨树开始渐渐的少了起来,路边上是一亩挨着一亩的鱼塘。原本的柏油马路也变成了普通的水泥路,或许是长期经受大货车的碾压,路面有点坑洼,导致车子在上面产生了轻微地颠簸。

这条是通往苏静娘家的必经之路,每年童磊都要走好几遍,他真心希望村里能把这条路修好,免得每年回来都要受着颠簸之苦。

童磊调整了下车子的速度,把车窗摇了下来,然后腾出一只手拿起苏静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就在这时,童磊突然“啊”的一声,紧接着他向右猛地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子迅速朝路边的鱼塘冲去,下一秒“砰”的一声巨响车子冲进了鱼塘里,激起了一米多高的水花。

2

在青河县自然村一座楼房的客厅里,苏强躺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就在这时旁边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喂,强子,我是姐夫,快来,出车祸了。”

听出是姐夫童磊的声音,苏强猛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在哪里?”

“在鱼塘路上,你快来,来了再说。”电话那头童磊声音有点哽咽。

没来得及细问,电话那头就挂断了,出现了一阵盲音。来不及多想,苏强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在厨房烧饭的苏强母亲见苏强突然急匆匆跑了出去赶忙追上去问到:“怎么了,强子,上哪儿去?”

“没事。”在没搞明白事情的情况下,避免不让母亲担心,苏强没有说出姐夫出车祸的事情。

从苏强家去鱼塘路不到三公里的路程。当苏强来到车祸现场的时候,同一时间,救护车和警车刚好也赶到了。

一下车,就看到姐姐苏静和侄子航航躺在旁边的路面上。姐夫童磊跪在航航身边一边哭,一边给他做着人工呼吸。苏静身边一个中年女子也在不停地给她压着胸,还有一些路人七嘴八舌地围在旁边。

“大家让一让,医生来了。”苏强慌张地跑了上去,看到苏静后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姐,姐,你怎么了?你醒醒?航航,航航,你快醒醒。”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开车喝什么水,喝什么水。”童磊也大哭着语无伦次。

“家属先让让,救人要紧。”带头的医生立马对地上的苏静跟航航进行心肺复苏,跟时间赛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概过了几分钟,航航终于吐出一口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可是苏静那边依然还是没有动静。

“病人停止了心跳,赶紧抬上车挂氧电击”带头医生吩咐道。

连忙,几个医生把苏静抬上了救护车。童磊带着航航也上了救护车,苏强开着自己的车在后面。

救护车呼啸着在马路上飞驰,车厢里医生对苏静采取了一系列的急救措施,但是仍然没有任何效果。

救护车一到医院,苏静就被送到了抢救室。航航被护士带走做检查去了,童磊茫然地站在抢救室门口哭着。

苏强赶到青河县医院的时候,苏静已经从抢救室出来了,童磊趴在苏静身上嚎啕大哭。医生摇了摇头,说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苏强看着姐姐的尸体一时慌了神,泪水不停地往外涌,没想到一向疼自己爱自己的姐姐今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心里的疼痛一时让他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或许是一时情绪激动,苏强哭着跑上去一把抓住童磊咆哮道:“是你害死了我姐,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车都开不好,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我……当时口渴,拿起静静的杯子喝水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条狗出现在前面,我本能地去踩刹车,然后去打方向盘。可是没想到当时慌了神,把油门当刹车了,车子一下子就失去了控制,冲进了鱼塘里。”童磊一边哭一边说一边抓着头。

“幸好我这边的窗户没关,在车子往下沉的时候,我拼命地从窗户里爬了出来,然后游到后面去救航航。可是当时车门怎么都打不开,直到水漫过车顶的时候我才打开车门,把航航抱了出来。

“然后我又回头去救苏静,最后跟一个路人一起把苏静从水里救了起来,可是……可是还是晚了一步,或许当时静静要是没睡着的话,生还的机会要大一点。”童磊仿佛在自言自语。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苏强松开童磊一屁股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嘴巴里不停地骂着童磊。

没多久交警就来了,把童磊带到一边调查取证。童磊把刚刚对苏强说的话又重复对交警说了一遍。最终,交警通过对童磊的调查以及路人的指证,初步判定为意外交通事故。

3

按照当地风俗,死者尸体要运回娘家举办三天的葬事,然后再进行火化。

苏静的尸体回到青河县娘家的时候,苏静的爸妈已经哭晕在了地上,本来说好今天为他老爸举办六十大寿的,可是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阴阳两隔了。不幸中的万幸,还好外孙航航没什么事,不然两个老人如何经得起这样的打击。

晚上,吊唁的人陆陆续续地来到了苏家,苏强忍住悲伤,忙得不可开交。苏强的母亲也强撑着身体安排着葬事,如今女儿已走,一定要让她走得安安心心。

“强子,你快去你姐家拿一套她平时穿过的干净衣服来,你姐身上穿的还是医院换上的病号服。你姐从小最爱干净,我不能让她这样走,我要给她洗洗身子,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说着说着苏母又开始哭了起来。

“我知道了,妈,你别哭了。”眼泪在苏强的眼睛里打转。

“强子,还是我去吧。”不知什么时候,童磊站在了苏强的后面。

一看到童磊,苏母眼神明显出现一丝厌烦,“你就别去了,还是让强子去,你刚刚出事还没回过神来,航航刚刚失去了妈妈,我可不想让他再失去爸爸。”

看到苏母如此说,童磊不好再说什么。

苏强从童磊手里拿过钥匙,就开车马不停蹄地朝姐姐家赶去。临走前苏母交待,“记住,一定要穿过的衣服,而且最好是黑色的,不然去了阴间就找不到回路,这是风俗。还有开车千万要小心。”

苏静跟童磊的房子买在市区,从苏静娘家到市区也就四十公里不到的路程,大约半个多小时苏强就到了姐姐家。

推开门,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眼前出现的全是平日里姐姐在家忙碌的身影,一下子苏强触景伤情,眼泪又爬满了脸颊。

姐姐家苏强经常来。两姐弟从小感情深,姐姐苏静对苏强更是非常疼爱,本是想让苏强留在自己身边做事,好有个关照。可是苏强个性桀骜,不愿做掌中宝。

收回思绪,苏强擦去脸上的泪水,来到姐姐的房间打开衣柜开始找黑色的衣服。

找着找着突然一个东西从衣柜旁边掉了下来。苏强一惊,连忙捡起来,是一本白纸黑字的类似合同的文件。文件的封面用黑色字体印着几个大字“XX公司意外保险签署合同”。

带着疑惑,苏强打开看了起来。第一页开头写着甲方:XX意外保险公司,乙方:苏静。然后是各式各样的条款,大致意思是每年投保八百七十元,然后出了意外陪保六百万,最后一页是姐姐的签名和时间。

看到时间的时候苏强停顿了下,落款处时间显示2015年11月17日,到现在2016年5月10日才短短的几个月,没想到姐姐就走了。

想到这里,苏强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想。买了意外保险才几个月姐姐就意外去世了,难道就这么巧?苏强平时心思缜密,而且喜欢推理瞎想,瞬间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苏强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静静地看着茶几上的合同发呆。他似乎记得去年夏天的时候他老是听姐夫童磊说要买保险的事情,当时姐姐没理他,觉得没必要。现在看来姐夫说服了姐姐,最后还是买了。

为什么姐夫老是想着要买意外保险?为什么买了意外保险才短短几个月姐姐就出意外了?买保险后姐姐出意外了受益者又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在苏强脑海里浮现,难道是……

苏强不敢往下想,开始有点坐立不安,直觉告诉他姐姐的死或许不是一场车祸那么简单。

灭了烟,苏强重新来到卧室,想看看还有什么发现,可是整个房间都翻遍了也没什么异样。苏强揉了揉脑袋,苦笑了一下,或许是自己推理小说看多了太敏感,神经兮兮的。是巧合也不为过。

叹了一口气,苏强来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拿纸巾的时候,突然看到洗手台下面的抽屉半开着,抽屉里若隐若现的有一个药盒子,苏强连忙抽开一看,里面放着的东西让苏强一下子神经一紧。(原题:《意外与谋杀》,作者:覃俊佳。来自:每天读点故事<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0837_404011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