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校草同桌转学前送我笔记本,打开后发现夹着张纸条:我喜欢你

原标题:校草同桌转学前送我笔记本,打开后发现夹着张纸条:我喜欢你

1.身高体重相同

下了晚自习回家的付童要路过一条热闹的小吃街,路边的大排档永远是人满为患,有几个喝得半醉的人在那儿划酒拳。

有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车,车上插满了糖葫芦的草靶子像一只只红色的刺猬,对着月亮映出甜淳的光芒。

付了钱,从小贩手里接过糖葫芦,她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根本没经过大脑思考就本能地追了上去,心跳得飞快,仿佛能冲出胸腔。

小贩在后面喊:“姑娘,钱还没找你呢!”

她听不到,她跟着那个人,直到看清不是他,才失落地停在原地。

这个世界有许许多多相似的人,或是眉眼,或是性格,有生之年,这些人可能会相识,可能擦肩而过。

可是有一刻,你会觉得,那些人的存在只不过为了衬托其中一个。你就像是夜晚数星星的孩子,睁大了眼睛,只是为了辨别最独一无二的那一颗。

路边的音响大声地放着歌,咚咚的节奏擂得她心里一阵荒凉。月亮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影子耷拉着头,很颓丧。

糖葫芦的糖衣在她的嘴里缓缓融化,山楂太酸,酸得她满脸泪水。好久没有见到的人,他现在过得怎样啊……

付童认识李漾是在C高新生报到第一天,她早早地来到学校,班里只有寥寥几人。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她顺手把隔壁桌子上只剩了半瓶的饮料扔进了垃圾桶,帮周苗苗占好位置。

人渐渐多了起来,付童托着腮,盯着桌上刚买的物理资料,眼镜滑到了鼻尖。一个抱着篮球的男生站到她面前,敲了敲她的桌子,指了指隔壁桌上:“嗨,我的水呢?”

她感觉自己瞬间被扔到了凛冽寒风中,一阵凌乱:“被……被我扔了……”男生一怔不再说话,坐在了她旁边的座位上。付童又一阵凌乱,咬了咬牙说:“这里有人了。”

“有人?我一大早就占好了位置啊!”付童想起了自己扔掉的半瓶水,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男生开始从书包里拿出书,每一本的封面上都用女生才有的娟秀字体写着“李漾”,又拿出一盆迷你盆栽,小心翼翼地放在桌角,低头摆弄起来。她盯着那株嫩绿的小草,总觉得在哪儿见过,托着腮仔细想着它的名字。

十分钟后,李漾幽幽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盯着我看半天了……”

本来略有嘈杂的班级一下子安静下来,朝这看的人都投来一副我懂的表情,寂静得格外意味深长,她赶紧低下头假装继续看书。气喘吁吁赶来的周苗苗还没有来得及追究座位的事,班主任就进班了。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初见时腼腆文静,说话和声细语的同学在几天的相处后就原形毕露,一个个就像精神病院里放出来的不治患者,话题不断,相见恨晚。

作为进班第一,付童理所当然地成了班长。帮大家领校服的时候,她带上同桌李漾去当苦力。回来的途中她刚想把怀里的校服放在校园里的长椅上休息一会儿,李漾就大叫着拦住她:“嘿,你看牌子上的英文是不是写的油漆未干?!”

她看了看他指的牌子,笑得直不起腰。走过去拉着他让他看另一面上的“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李漾一下子就脸红了。

付童故作镇定,踮起脚煞有介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儿英语是自学的吧!”然后把脸埋在校服里,哈哈大笑起来。

发校服的时候,付童站在门口负责给出来的同学量身高体重,发对应尺码的衣服。

轮到李漾时,她踮起脚尖也看不到他有多高。李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真矮……啊!”她重重地踩了他的脚,他吃痛地蹲下身。“一米三,走吧,身高体重一样!”

2.揪掉你的黑发她的手

摸底考试结束的午休,付童帮班主任誊写成绩。一伸懒腰看到了正在午睡的李漾,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衬得他格外好看。他的右眼下好像有颗淡淡的泪痣,阳光恍惚,让人看得有些不真切。

她刚把脸凑近,李漾就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晶亮晶亮的,瞳仁里倒映着一个小小的她。“四眼妹,你偷窥我。”

付童讪讪地缩回头:“我只是想告诉你英语没及格。”

“要不你给我改个分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一下凑了过来。

“都醒了怎么还做梦?”她护着成绩单飞也似地逃往办公室,一路上心跳得飞快。

下午天气很热,蝉鸣声声,聒噪不停,体育老师却要测试50米。

胖胖的体育老师躲在树荫下,指指站在排首的李漾,让他帮忙记成绩。

身边的同学一个接一个被喊到名字测试,轮到付童时,她好不容易跑到终点,却被告知未及格要重跑。她怒气冲冲地瞪了李漾一眼:“你丫公报私仇!”他只朝着她挑了挑眉,半是默认半是挑衅。

气呼呼地回到起跑线,她再一次拼命地朝前跑,却仍被告知不及格。第三次跑的时候,只剩李漾还没测试,他们俩一起回到了起跑的地方,他笑眯眯地说:“四眼妹,你要是追上我,你这个星期的早饭我都包了。”

阳光下他笑得眉眼弯弯的,若是平时付童肯定又要花痴一会儿了,可她现在除了一肚子怒火外,什么话也不想说。

哨声响起,两个人都拼命地朝终点跑,路过体育老师时,她听见他难以置信的声音:“现在的学生体力真充沛啊,跟踩了风火轮一样!”

冲过终点时,李漾回头看见快到终点的付童恶狠狠地盯着他,脚步一个踉跄,又继续朝前跑去。她在后面穷追不舍,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

下课铃响了,大部分同学渐渐散了,只有几个好事的还在操场的阴凉处看热闹。

李漾再回头时,看见她跪在地上,难不成是中暑了!他心一惊又跑了回去,谁知道她一下子跳起来拽着他的头发:“我让你跑,你再跑啊!”

回班时付童完全是被周苗苗给搀回去的,被她追上让李漾耿耿于怀了好久,不过男子汉说话算数,这一个星期她的早饭他的确包了。当他第四天拎着面包牛奶出镜时,付童实在忍受不了了,怒气冲冲地扔给了他:“你和你的面包牛奶一起去斗地主吧!”

第三节课付童的肚子就开始饿得咕咕直叫,李漾把脑袋藏在书后面,一脸坏笑:“姐们儿,怎么肚子还有动静了?”

3.这是商标啊

李漾有女朋友的事还是周苗苗告诉付童的,那个女孩儿她也见过,经常来找李漾,他打篮球时她就坐在看台上怎么也不走,可李漾对她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付童还知道她叫陈舟,小巧玲珑的姑娘,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梨涡,说话声音轻轻柔柔,像从江南朦胧烟雨里走出的姑娘,和她一比,一米七的付童就被衬得像超人一样。

周苗苗见付童表情怔怔的,惊叫出声:“童童你该不会喜欢李漾吧?”

她赶紧摆摆手,可是脑子里却涌出李漾进班时抱着篮球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午睡醒来时呆萌的表情,揶揄她时满脸的坏笑,任劳任怨地帮她带饭却又一直吐槽她的饭量,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

狐狸想要靠近小王子,为自己认识他感到幸福,却也失落地知道了他心上还有惦念着的美丽玫瑰。

熟悉付童的人都知道她的喜怒哀乐都喜欢写在脸上,苗苗见她一脸怅然若失,也就了然于心了。可是她没有揭穿,只是轻轻捏了捏付童的脸。

付童突然想到之前种种,似乎都顺理成章起来。

开学时李漾早早地占了靠窗的位置,只不过方便看到那个姑娘路过;他每本书上娟秀字迹写着的名字,也一定是出自她手;他上完体育课去小卖部买水,回教室时总是快上课了;他手上带着的平安符从来不离身更不让别人碰,他桌子上小心翼翼养着的迷你盆栽上有个小小的英文名。

付童暗暗告诉自己:你应该是摈弃七情六欲的好学生啊,你应该超脱凡尘之外,不在六界之中,一心向学,怎么能想这些?更不能被一张稍微好看点的脸给迷惑了。你看那魔尊重楼,喜欢上了紫萱,下场多惨啊!

第一次月考很快就来了,付童考了全校第一,红红的榜单张贴在学校的各个地方。可是第二天,大家都惊讶地发现,每张榜单上第一名的名字都被抠去,鲜红的大纸上一处破损就显得格外显眼。

“你别难过,肯定是谁嫉妒你!”周苗苗义愤填膺地安慰着付童,而她却十分平静,并没有太计较。生活就是这样啊,你再努力想好好的,也做不到人人喜欢。

成绩出来后就正式排位置了,成绩相差太多,付童和李漾是怎么都不可能再坐同桌了,付童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李漾看她抿着嘴不说话,又好死不活地凑上去:“你舍不得我啊?”话音刚落,头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换座位时,李漾好心地帮她搬桌子,甚至把桌上视若珍宝的迷你盆栽送给了她:“咱俩同桌一场,留个纪念。”她看着他的眼睛,没来由地难过起来,这个小白杨一样的男生永远都不是自己的。彩虹为什么总是别人的呢。

“你女朋友送的东西我不要。”

见李漾一头雾水,她指了指盆栽上的英文。

“我的学霸啊,这是商标……”

C高向来以教风严著称,教导主任心血来潮要搜查在校生的手机,一则通告,全校学生就不得不在午休期间排着队站到烈日炎炎下的操场,这边任课老师逐个搜身,那边班主任拿着金属探测仪气势汹汹地搜查教室。

回到班里,班主任怒气冲冲地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咆哮着让他们把手机交上来,之后又和颜悦色地走到付童面前,柔声问道:“刚才金属探测仪在你这也响了,是不是把钥匙什么的放在了书包里?”

她懵圈地点点头,心里直嘀咕:难道日记本上的小锁都能被检测出来?还好班主任没拿出来,不然就糗大了!

下午下课时在走廊遇见李漾,她突然想起他上学手机从不离身而上午却没被搜查到,就有些好奇地上前去问:“你的手机怎么没被搜到啊?”

“我藏起来了。”

“哇,那么厉害,藏哪里去了?”

“你书包里。”

“……”

4.愿你前程似锦

付童的班主任是一个教数学的秃顶老头,老头一生气就喜欢拿他画图用的三角板尖戳人,一边戳还要一边说:“排列组合那么简单你不会啊?辅助线我随便一瞅都知道画哪儿你说你没看出来?加减乘除都算错你怎么不回小学重造?”

老头还经常会想一些奇葩的方法整治学生,付童那里有一本迟到记录本,迟到五次的人要写一千字检讨并在广播室读给全校听,更重要的是还要“捐”班费。

当李漾名字后的“正”写到第四划时,她没忍住提醒了一下他,结果第二天飞奔而来的李漾还是迟到了两分钟。

她拿起笔,刚要画上第五笔,他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姐……姐……别啊,你这笔下去我这星期的早饭都没了。”

付童抽出手,翻了他一眼。

“哎,我太矮了。”

“你不矮啊,这么高的女生多难找啊!”

“我是偷窥狂。”

“你不是,追你的男生绕操场三圈,怎么会偷窥我!”

“我跑步太慢不及格。”

“谁说的,那是我故意的!”

……

她最后还是没抵住李漾的死缠烂打,没有记他迟到。为了报答她,他答应请她吃饭。

两人一起坐在拉面馆的时候,他还在说个不停:“我以为你会拉我去死贵的餐厅狠狠敲诈我一笔,”他又瞅了眼付童碗里的清汤挂面,“你这也太清心寡欲了,怪不得成绩那么好,也没人要。”

付童一口面含在了嘴里,半天才咽下去。“李漾,我觉得在你没有物质条件做基础,不能完全真心付出时,你谈的每一场恋爱都是在浪费生命。”

李漾想起了陈舟,她追了他两年。小姑娘天天给他送这送那,关怀备至,可要命的是他就是没动过心,要按付童的说法,敢情他是在浪费两个人的生命了。

冬天时他感冒,小姑娘连夜给他织了条围巾,第二天晚自习一下课就跑着去找他,可他远远看见就躲在一个同学背后绕道走了。

零下的低温,小姑娘一人抱着围巾在男生寝室楼底下孤零零地等着,睡在李漾隔壁的一哥们儿实在没忍住,一脚把他踹了下来。

“你要有点儿人性就赶紧下楼!”

陈舟看见他眼睛都亮了,赶忙跑过来,他不肯收,她委屈得眼泪汪汪的。他一时心软,就没再拒绝。

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在全寝室的撮合下,几次阴差阳错,他们就在一起了。

陈舟对他很好,可是他心里知道,他并不喜欢这个体贴入微的小姑娘,偶尔觉得挺愧疚就会给她送瓶水什么的。看着她兴奋而晶亮的眼睛,他总是莫名觉得心虚。

付童回到家,点开手机里李漾的个人主页,又顺着找到陈舟的。女孩子有时就是有这种惊人的直觉,通过你们的互动,就能把两个人的关系猜得八九不离十。

她点开陈舟的相册,里面全是李漾。大笑着的他,篮球场上自带光环的他,吃饭时可爱的他,做鬼脸的他……他们有数不清的点点滴滴,她却只是默默无闻的看客。

付童心里潮起潮落,一片荒芜。在学习上她是王者,所向披靡,傲视群雄,从不会输。可在感情上,她一不小心就只能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最后,心思严谨如她,没忘记删除访问记录。

圣诞将至,按照惯例,新生是可以举办晚会的,班主任也省心地将这事全权交给班干部负责。付童听从了苗苗的建议,给班里每个同学编上号,采用抓阄的方式,抽到哪个号,就要给对应号码的同学当圣诞老人送惊喜。

圣诞当天放学,李漾突然拦住她,递向她一个纸袋:“我可真倒霉哦,抽到了你的号。喏,本来是给舟舟买的,她穿上大,只好送给你了,真可惜。”

她的鼻子酸酸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起了陈舟个人主页里的那些照片,一下子红了眼眶,自尊心作祟,她执拗地不去接那个纸袋,仰起头盯着李漾,直到他神色不自然。

“那我就不要了,我从来不喜欢二手的。”

李漾一怔,讪讪地缩回手,好看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对哦,学霸都不屑于跟学渣有任何交集啊,更别说收我的礼物了!”

“你以为我愿意天天对着小球做受力分析,对着豌豆画遗传图解,你以为高中就只有卿卿我我风花雪月,对我来说没有日日熬夜天天刷卷,未来都是扯淡!”

李漾的眼睛一下子溢满了她看不懂的情绪,沉默了好半晌,他缓缓地说:“既然这样,你好好学你的习,愿你从此前程似锦,让我跪地高攀不起。”说完转身离开,头也没回。

高一匆匆结束,文化课差得没谱的李漾就去当了体育生,很少再来教室,常常还会去外地参加培训。付童感觉生活一下子失去了很多东西,自己有点儿像脱离了轨道的小行星。没有人再天天问她借笔记,问她问题,嘲笑她脾气暴躁,用奇怪的声调学班主任喊她的名字。偶尔两人再遇到,也是点点头就匆匆避开。

青春时我们总喜欢把一点点的矛盾放大到无限,谁都放不下脸主动去示好,明明很想问问彼此的生活,到嘴却变成了生疏的客套,甚至故作镇定地装作视而不见,于是要好的两个人不知不觉也就渐行渐远了。

5.我们和好吧

李漾的爸爸突然来到学校,搬走了他所有的书,付童赶紧跑到办公室假装问问题,眼里全是水雾。李漾就站在班主任面前,许久不见,黑了瘦了,她脑子里却还是他把脸藏在书后,对她狡黠一笑的样子。

她听见他说高三都开始一个月了,他要去一个全日制封闭式的学校拼一拼,高考前不会再回来了。她的眼泪“啪嗒”滴在了资料上,吓坏了桌后的物理老师,连声问她怎么了。她揉着眼睛,哭着说:“物理太难了……”

浑浑噩噩地听老师讲完了一整道题,付童丢了魂儿一样走出了办公室,李漾倚在门外的墙上看着她,若有所思。她想朝他笑笑,却只是徒劳。

他走过来,轻声地对她说:“四眼妹,再见了。以后有本事了,罩着点儿啊。”那么久了,他们才真正站到一起说话,却是因为提前的分别。

李漾的影子长长的,笼罩着她。

临走时,他把手上的平安符摘掉给了她:“你好好保存哦,这是我的宝贝,我中考戴着它可是超常发挥啊!”顿了顿,李漾又告诉她,那次是陈舟找人把全校光荣榜上第一名名字全抠掉的。

“因为她觉得我们走得太近了……”李漾还在笑,却在付童的视线里越来越模糊,她只觉得自己哭成这个鬼样子,真丢人啊。

后来,她从同学那里得知,李漾一离开,也就和陈舟走到了尽头。

高考结束后,她只身一人来到学校,没有作为高考考场的班级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更无人打扫。她打开门走进去,在这上课的场景竟恍若隔世,尘埃在各个角落叫嚣着,因为有人来而肆意飞舞。

李漾离开后,她更加拼命地好好学习,以为忙碌时自己就不会想起他。这么久以来,她再也没靠近过他的位置。而现在,她站在他的桌子旁,手指轻轻拂过上面的图画、贴纸,竟意外地发现,桌子的角落,刻着小小的“FT”。

那年《那些年》最火的时候,班里同学组团去一起去看。李漾还开玩笑说付童是有了沈佳宜的成绩,却没有她的颜值,否则他肯定追她,被她追着满操场打。

柯景腾为了心爱的姑娘好好学习,只想有一天能光明正大地和她在一起。而不是在别人谈论到他们两个的名字时,摆摆手说:“他们啊,不是一个世界里的……”

离开了学校,付童上了恰好驶来的一辆公交车,她静静地坐在那儿,听见风过香樟树,发出沙沙的声响。她想象着李漾也曾骑着单车,穿行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冒失的他可能会撞上路边的护栏,会和偶遇的熟人大声打招呼,在路上遇到一只凶狠的流浪狗,他把车骑得飞快。

她摘下戴在手上的平安符,对着太阳,恍惚间又看到李漾笑嘻嘻地揶揄她的样子。

天色渐暗,华灯初上,霓虹灯闪闪烁烁地铺了一路。

付童回到家和妈妈一起整理准备卖掉的书,妈妈往废品箱里扔进一个大红色的笔记本,她眼疾手快又拿了出来。她是语文课代表,李漾走后,没发的作文本就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她这儿。

塑料封面落了一层灰,付童想把它摘掉,却从封面里掉出一张纸条。

“付童,我不知道如何告诉你我的心事。在我眼里,你永远是心高气傲的第一名,那么优秀,我们之间的距离远不止是教室里第一排到最后一排那么简单。”

“我很怀念跟你坐同桌的时光,我睡觉时你帮我看着老师,我请假时一个电话你就在放学冒雨来给我送笔记,我迟到时你对我的包庇,这些我都记得呢。”

“我没想过和你的冷战会持续那么久,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毒舌。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那条裙子是专门为你挑的,我还尴尬地第一次走进了女装店,你知道吗?”

“我会赶快和陈舟说清楚,我不想像你说的那样,浪费一个姑娘美好的青春。”

“付童,我们和好吧。”

付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完的,六月的风像热浪一样滚过脸颊,她伸手一模,却只摸到了满脸冰凉的泪水。

几乎是迫不及待,她用颤抖的手拨通了那个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她想告诉李漾一些事,关于这么久她的等待,她的心事。她想在这个六月,还能拥抱到旧时光里隐藏得深深的小确幸。(原题:《旧时光里藏着小确幸》,作者:鱼沉舟。来自:每天读点故事<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0815_404005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