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我妈安排我去相亲,却发现相亲对象临时换人:失联多年的男神

原标题:我妈安排我去相亲,却发现相亲对象临时换人:失联多年的男神

1

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郭瑞琳来到了约定好的咖啡馆。

27岁的郭瑞琳,镜头里是无可挑剔的女神,镜头外是乏人问津的剩女。

照片P过头的女神?显然不是……

一头及腰长发卷成了大波浪卷儿,鹅黄色的连衣裙衬得白皙的皮肤越发粉嫩,脸上的淡妆显得精神又不做作。

漂亮的五官让人眼前一亮,脚上是一双软底的比纸片还薄的复古圆头皮鞋。只是饶是这样,还是无法掩饰她超过一米八的身高。

女神确实是女神,就是长势有点过猛。可能是青春期补得太厉害,本来只是一米七挂点零头,后来青春期一到蹭蹭长了十厘米,活脱脱从女神长成了女巨人。

相过不下二十次亲,最后都被她这身高吓跑了,一米八几的男神身高,站在郭瑞琳身旁瞬间变成了矮矬穷,谁受得了?

郭瑞琳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司卫宇?

“你,怎么在这儿?”如果一早知道是司卫宇,她是铁定不会来的。

“跟你相亲的是我表哥,他一听你的身高就退缩了,为了不让你折了面子,所以我就来了。怎样,够意思吧?”司卫宇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看着她,“多年不见,不只变漂亮了,还长高了呢。”

一提到“高”这个字眼,郭瑞琳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这个司卫宇,真是欺人太甚!

郭瑞琳咬牙切齿地说:“我是长高了,不知道你长高了没有,别又做出自己太矮看不到黑板,还怪别人长得太高的蠢事。”

司卫宇一听,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一张好看的脸显得格外得意。他从卡座上站起来,一双大长腿简直逆天,目测身高得有一米九六。

他一步一步走近郭瑞琳,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轻笑一声:“怎样?小矮子。”

这一声“小矮子”,让郭瑞琳差点摔了一跤,她这辈子就没跟“矮”这个字眼沾过边。

2

这个相亲,显然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的,郭瑞琳二话不说就开始往外走。身后的司卫宇买了单之后赶紧追了出来,一下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走那么快干吗?”司卫宇说,“有事忙?”

“当然啊,你看我长得像很闲的样子吗?”郭瑞琳哼了一声,脚下的动作更加快了,却怎么都甩不掉司卫宇那双逆天的长腿。

“很像,我给阿姨打过电话,她说你周末基本都是泡在篮球场上的。”

郭瑞琳停下脚步,一张脸都快气绿了,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她妈的亲闺女。

“关你什么事?”

“好歹是家里大人安排的相亲,总归要做到有始有终是吧。你这突然走了,我要怎么跟阿姨交代啊,说你前脚来后脚走?”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啊,要是被她妈知道,非得把她耳朵念起茧来不可。

郭瑞琳横眉怒目地看着他,语气不善地说:“那你想要怎么样?”

“简单啊,跟我约会。”司卫宇挑眉看了她一眼,“去打篮球,好久没跟你练过了。”

“我拒绝。”

“拒绝无效。”

郭瑞琳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鹅黄色的短裙说道:“穿成这样,你要我跟你打篮球,你是不是没睡醒?”

司卫宇笑了一下,上下瞟了她几眼,尤其是特地在那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上停顿了几秒:“你这样不像打篮球的,倒像个篮球宝贝。”

宝贝你妹啊!

郭瑞琳就是个赤裸裸的女汉子,还是忒直的那种,这辈子就没被第二个人这么调戏过,顿时臊红了脸。

两个人去专卖店买了一身篮球服,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就连售货员都看呆了。还没见过谁能把篮球服穿得这么有情侣装的感觉,男生俊帅,女生穿上篮球服也没有一点绵软无力的感觉,反而充满了力量。

“哇,帅哥,您和您女朋友穿这一身真是太好看了!”售货员由衷夸道。

“你这嘴也太会说了,不买都不好意思了。”司卫宇笑着说道,将那售货员撩得一愣一愣的。

“谁是你女朋友?”郭瑞琳丢了一记眼刀过去,“你也太会顺坡下驴了吧。”

“脾气可真急,得改改。”司卫宇拿出皮夹,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售货员,“刷卡。”

郭瑞琳拦住准备去拿POS机的售货员说:“各付各的,我跟他没这么熟。”

“不行,”他笑了一下,冲那售货员眨眨眼睛,“跟我闹脾气呢,你快去刷,没事。”

“唉,好。”售货员最怕遇到这种情况了,赶紧小跑去刷卡了。

司卫宇按密码的时候,好像是捡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一样,看得郭瑞琳都以为付钱好像是多光荣的一件事。

两个人去了以前的学校打篮球,篮球场已经翻新,只有那个印着的“八中”字样还透着熟悉感。

司卫宇将篮球扔在地上拍打了几下,然后拿起篮球抛向了郭瑞琳:“老规矩,我守你攻。”

“行!”郭瑞琳将篮球稳稳接住,嘴角勾起,眉眼飞扬,美得夺目。

司卫宇在面对郭瑞琳的时候,从来不敢掉以轻心。她虽然是个女孩,力量和速度比不上男生,但是胜在技巧和细心,只要对方稍微掉以轻心就会被她钻了空子,高中时代的司卫宇就吃了不少这方面的亏。

一场篮球打得酣畅淋漓,两个人都玩得很尽兴,是棋逢对手的那种快感。

“宝刀未老啊,我还以为我这个体育老师打赢你是绰绰有余的。”郭瑞琳一边擦着汗一边说。

“原来你是抱着虐我的心态来的,可惜了,哥们儿当年可是打进过职业联赛的。”司卫宇将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拧开递到郭瑞琳面前,“喝吧。”

郭瑞琳一愣,不太自然地接过矿泉水喝了一口:“谢了。”

3

那天晚上,郭瑞琳翻出了床底下的旧箱子,将里面的高中日记本拿了出来,翻开扉页,里面赫然夹着一根细细的白金项链,上面的吊坠是一颗“心”。她拿着项链端详了很久,一颗心七上八下。

门“咔嚓”一声被打开,郭瑞琳吓了一跳,转过身就看到那长了一副猫妖身材的郭瑞瑞:“我说你进来的时候能不能敲一下门?”

“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还要敲门?”郭瑞瑞斜睨了郭瑞琳一眼,抢过她手里的项链说,“姐,你还留着这个呢,这都多少年了。”

“我的事你少管。”

“你以为我想管你,还不是妈要我问你,今天的相亲对象怎么样。我可跟你说,今年你必须嫁出去,妈说了,你不出嫁,说什么都不让我嫁出去,我都跟崔泽谈了五年了,你就行行好吧……”

郭瑞琳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郭瑞瑞说:“今天的相亲对象是司卫宇。”

“谁?”郭瑞瑞瞪大眼睛,“就是高中时候那段旷世绝恋的男主角?”

“屁,人家压根儿都没承认过,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要不喜欢你能给你买这根白金链子么,你是不是傻?”

郭瑞琳不说话了,她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白金链子发呆,思绪似乎回到了十七岁那年的盛夏。

4

司卫宇刚转到八中的时候,是个有名的刺头儿,谁都不服。上课的时候喜欢睡大觉,老师要他往东,他偏偏往西,每次考试偏偏又能得高分,让一票老师对他又爱又恨。

谁也没想到把司卫宇这个刺头儿制服的竟然是体育老师!

那天上体育课,司卫宇照例迟到,他一个人从教室里姗姗来迟的时候,体育老师早就已经整好队伍了。体育老师早就在办公室听别的老师提起过司卫宇这个刺头儿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嚣张到这种地步,瞅瞅那自由散漫的样子,真想上去踹两脚。

不过,他们可是文明教师,怎么能干这么粗鲁的事情呢。

体育老师冷冷问道:“为什么迟到?”

“睡过头了。”司卫宇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说了句。

“挺牛啊小子。”

司卫宇眉毛一挑,嘴角勾了一下:“还行。”

队伍里爆出窸窸窣窣的笑声,就连作为体育委员的郭瑞琳都忍不住小声笑了两声。

体育老师沉声喝道:“那让我看看你的本事,短跑、篮球、跳高任选一样,跟我的体育委员比比,比过了我就承认你牛。”

司卫宇看了一眼队伍里那目测有一米七八的大高个儿女生,冷笑一声:“我跟你比,不跟女人比。”

“什么意思啊,嫌弃我们女生啊……”一帮女同学发出抗议,将郭瑞琳推了出去,“跟他比比,让他们男生知道咱们女生也不是好惹的。”

一帮男同学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比就比,司卫宇别怂,让她们这些女生知道,挑战咱们男生就是不自量力。”

体育老师和司卫宇之间的赌局就这么莫名其妙演变成了男生和女生之间的战争。

郭瑞琳看了一眼那帮眼神充满希冀的女生,默默在心里骂了句,一帮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比吗?”郭瑞琳看着司卫宇问道。

“我无所谓,”司卫宇耸耸肩说,“比什么都行,你说了算。”

“那就篮球吧,1v1斗牛。”

“行啊。”

第一局的时候,是郭瑞琳攻,司卫宇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司卫宇根本没有把郭瑞琳放在眼里,眼中的散漫分外明显,结果却被郭瑞琳一个利落的假动作迷惑,顺利投篮成功。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司卫宇不敢大意,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扳回了一局。

男生队和女生队各得一分,比赛一下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因为这边呐喊助威的声音实在太大,把其他班正在上体育课的也吸引过来。两个人之间的斗牛比赛,竟然吸引了一大票人来观看,女生和男生自然而然站成了两个阵营。

“最后一局,我一定赢。”司卫宇挑衅地看着郭瑞琳。

郭瑞琳拿着篮球,在地上拍了几下,冷笑一声:“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最后一局,两个人都拿出了十二分精神。一开始持球的是郭瑞琳,她几次进攻都被司卫宇拦下了,在一个运球过人投篮之后,司卫宇一跃而起,将球挡下,顺利拿下持球权。

周围突然发出一阵爆喝声,甚至有男生嚣张地说:“你们女生要输了,哈哈……”

“切……”女生们不甘示弱地说,“这还没投篮成功呢,嚣张什么。”

司卫宇退出三分线外进攻,郭瑞琳的防守实在无懈可击,不论是速度上还是技巧上都没让司卫宇占半点便宜。

场面一度呈焦灼状态……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古有商纣王败在妲己手上,今有司卫宇败在郭瑞琳手上,时代在变,美人计却不会过时。

郭瑞琳穿了一件圆领的T恤,因为运动之后,身上冒出些微的汗水,这会儿因为是防守动作,所以整个人都弓着腰。从司卫宇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一滴滴的汗水隐没在胸口……

也就是一晃神的工夫,不过是一秒钟的时间,就被郭瑞琳夺去了持球权,一个三步上篮,顺利得分!

“噢耶!”在场的所有女生发出一阵阵尖叫声。

郭瑞琳拿着篮球,挑衅地看着他:“你输了!”

司卫宇耸耸肩,一副愿赌服输的模样,只是嘴里吐出的话却实在让人……

他眨眨眼睛说:“胸不错!”

什么?她,她,她竟然被人耍流氓了,她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的领口,然后将衣服往上拉了一下,一张脸涨得通红。

5

每次月考之后,班上前几名都有选择位置的权利,基本上班上的黄金位置都是为优等生准备的。而司卫宇作为优等生,却将位置选在了一个……犄角旮旯里?

“你干吗选在我后面?”郭瑞琳瞪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不安好心。

果然,司卫宇轻笑着吐出几个字:“睡你身后我有安全感。”

“你!”郭瑞琳气得咬牙切齿,“别太嚣张!”

可是每次等到上课的时候,司卫宇没事就喜欢找郭瑞琳的麻烦,一会儿用笔戳戳她的背,一会儿用书拍拍她的头:“长得跟巨人似的,不会低点儿啊,我是来上课的,不是来看你后脑勺的。”

“你自己挑的位置,要怨就怨你自己长得矮,还非要不自量力坐我身后。”郭瑞琳被气得够呛,她平常上课都喜欢微微哈着腰,靠在椅背上。这会儿被司卫宇这么一说,刻意将背脊挺得笔直,动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挡住司卫宇的视线。

两个人的关系一度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真正开始好转是在一次物理考试之后。

那一次,郭瑞琳考得很不理想,几乎满版的红叉叉,看得触目惊心。

拿到试卷的郭瑞琳正在仔细修改错题,没想到身后的司卫宇却突然站起来,一把抢走了她的试卷,边看边说:“啧啧啧,这种题目竟然也不会,果然应了那句话,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郭瑞琳恼羞成怒地看着司卫宇说:“我是因为去参加了市级乒乓球比赛没来得及复习才……”

“像我就不用复习,我都是平时就打好了基础,基础不稳,再怎么复习也只是临时抱佛脚。”

“你……”郭瑞琳瞪着他想辩解几句,结果却发现,他说得确实挺有道理,竟让她无言以对。

“怎么不说话了?”

“我就算成绩不好也不关你的事!”反正她是体育特长生,成绩也不需要那么好。

“要不要我帮你复习,我数理化可是全年级前十。”

“真的?”郭瑞琳狐疑地看着他,“你会这么好?”

果然,司卫宇下一句就差点让她吐血:“你每天中午替我打一下饭就行,一到饭点你就跑得那么快,每次看你不用排队我都格外羡慕。”

郭瑞琳冷哼一声:“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过了两节课之后,郭瑞琳转过身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前面说帮我补习功课的话还作数吗?”

她仔细考虑了一下,只不过是多打一个人的饭,压根儿就不吃力啊。这种生意明明就是稳赚不赔的,她干吗不同意呢?

“想通了?”司卫宇轻笑一声,“我差点就以为你是个单细胞生物,这点事都想不明白。”

“你够了,司卫宇,有种咱们球场上去斗牛,别在这儿成天耍嘴炮。”

“可不巧了,我就喜欢耍嘴炮。”

6

虽然司卫宇平常没个正形,可在做老师这件事上面,却难得透出了他认真的一面。那一沓试卷抱出来的时候,郭瑞琳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了:“该不会都要我做完吧?”

“对啊,这都是我妈买给我的,我匀出来一点儿给你做,对你好吧。”司卫宇笑着说。

“我怎么觉得你在整我?”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事实证明,司卫宇这一次确实是认真的,他挑出了三张具有代表性的试卷给郭瑞琳做。做完之后就开始给郭瑞琳讲解,然后把她存在的问题逐个击破,之后,再让她慢慢把那些试卷都写完。

那些艰涩难懂的题目,一经司卫宇的讲解,一下子简单多了。郭瑞琳只觉得这么多年,终于有种拨开云雾见阳光的感觉。

一段时间之后,郭瑞琳的成绩果然大大提升了。学校模拟考试,名次一下在全校进步了好几十名,她妈还因此奖励了她一双耐克鞋。

当郭瑞琳在电话里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司卫宇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司卫宇轻笑着说:“怎么着你也该请我吃顿饭吧。”

“凭什么,我每天给你打饭,让你坐享其成,我是靠我辛勤的劳作才得到这一切的。”

“哦,你真的觉得是辛勤劳作?”电话那头的司卫宇说,“那我以后不会给你补课了,你也别给我打饭了,咱们两不相欠。”

郭瑞琳一听这话就开始着急了,她现在名利双收,如果司卫宇不给她补课了,她简直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

“别别别,有话好说,咱们都可以商量嘛。”

“这才对。”司卫宇轻哼一声,“我不去太差的地方。”

“可是我也请不起太好的地方。”

“那就去不好不差的地方,去吃粤菜吧。”

周六的时候,郭瑞琳特地换上了那双新的耐克鞋,对着镜子转了一圈之后,越看越满意,嫉妒得一旁的郭瑞瑞心底直冒酸水。

“姐,你是怎么进步这么多名的啊?”郭瑞瑞盯着耐克鞋眼巴巴地问道。

“有人给我补课。”郭瑞琳趴在床上,将她和司卫宇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说给了郭瑞瑞听。郭瑞瑞听完,双眼冒出奇异的色彩。

“姐,你要搞事情哦。”

“什么?”

“你难道不觉得,那个叫司卫宇的对你有意思么?你们俩这故事也够传奇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俩就是纯粹的同窗情,你小小年纪,花花肠子倒挺多的。”郭瑞琳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底却因为郭瑞瑞的话泛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涟漪。十七八岁的少女,对这种事情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小心思,只是从来不肯表露出来。

不远处,郭瑞琳看到司卫宇站在公交站牌下,穿着一套休闲装,身材颀长,表情略微冷酷不羁,看着有股疏离和淡漠的意味。她摇摇头,平常看他都觉得流里流气的,这会儿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感觉来?

“这么慢。”司卫宇不满地说。

“有点事耽误了。”

“我等了你十分钟,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他指了指一百米处卖糖葫芦的地方,“给我买一串糖葫芦。”

“凭什么,我不买。”

“一串糖葫芦都不买,你就这么忘恩负义?”

“要我买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跑赢我了,我就买给你,如果你输了,你就给我买一串。”

“真当我一个大老爷们跑不过你?”司卫宇眯了一下眼睛,“不如这样,我们把路程拉长一点,赌大一点好不好,一串糖葫芦的赌局有点不过瘾。”

“行啊,但是不能超过五百米。”郭瑞琳知道,自己就算再厉害,但是毕竟男生和女生体格方面有一定的差异。男生的爆发力和耐力绝对要强过女生,路程越长,自己的胜算就越小,必须得速战速决。

“好,我们就赌五百米,学校操场半圈,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司卫宇想了一下,补充了一句,“不得为难对方的条件。”

“行,”郭瑞琳说,“五百米内,我还是很有胜算的,不要小瞧女生。”

“放心吧,我可不敢小瞧你。”

7

事实证明,不小瞧郭瑞琳是正确的选择。

在最后几秒钟的时间里,司卫宇抢先一步到达了目的地,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说:“我一个男生跑赢了你一个女生确实没什么好骄傲的,但是我还是想不厚道地笑两声。”

“愿赌服输,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郭瑞琳有些不开心,这明明是一个很好压榨司卫宇的机会,她怎么就没有把握住呢?

司卫宇轻笑一声,看着她的脸说:“暑假的时候,陪我去古镇旅游。”

“什,什么?”郭瑞琳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司卫宇竟然要她陪他去旅游?!(原题:《特高特烦恼》,作者:丁怀瑾。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0558_404005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