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错过末班车又碰上下大雨,我正手足无措时男神出现:我送你回家

原标题:错过末班车又碰上下大雨,我正手足无措时男神出现:我送你回家

1

九月十五日,傍晚,天气阴。

阴云已经大片大片地汇聚到了小城的上空,眼看就要下雨了,姜离打开包,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伞。

果然,今天的运气真是不怎么样。

小雨淅淅沥沥落下,姜离站在没有雨棚的公交牌下方,公交迟迟不来,她摸了摸脸上的雨水,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被雨水淋湿了。

就在刚刚,在餐厅里,相处了两年的男友跟她提出了分手,理由很简单,只有三个字:不合适。

可是什么叫不合适呢?

他做生意赔了本,她掏钱周转;他喝了酒打了人,她出面陪罪赔钱;他想要浪琴的限量款手表,她便花了自己半年的工资买了回来;他家中父亲重病,她守在病床前几天不合眼。

这两年里,姜离和他从没有吵过架,也吵不起来。姜离一直都知道,在一段感情里要懂得迁就,但从始至终,迁就的也只有她一个。

她掏了心掏了肺,以为会走到最后的,却没想到,最后都不过是一场空罢了。

姜离在原地怔愣很久,以至于姗姗来迟的公交终于来了,在她面前停下又开走,她依旧没有回过神,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一把伞突然出现在她的头顶。

“在等人?”有人问。

姜离抬起头,看了一眼替自己打伞的穿白衬衫的男人,她摇了摇头,“我在等公交。”

“83路?最后一班车刚刚已经开走了。”

姜离转过头看着蒙蒙雨帘中开走的车的影子,她愣了一会儿,重又低下头。

“开走了啊……”

还是走了啊……

罢了,走了便走了吧,反正也追不上了。

“你要去哪里?不如我送你吧。”男人说道,看着浑身被雨水淋湿的瘦弱女孩子,他莫名地觉得有些心疼。

姜离礼貌地道了声谢,拒绝了旁边人的好意,她牵强地笑了笑。

“我想自己走走。”

男人哎了一声,姜离已经走进了雨里。女孩子发丝不断滴着雨水,她脊背挺得很直,走得很慢,浑身上下都透着悲伤和倔强。

男人还在愣神的当口,远处传来女孩子压抑到极致突然爆发的哭声。

2

第二天准备出门上班之前,姜离对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脸色有些苍白,眼睛也有些肿,她叹了一声,摸了摸还有些发热的额头,将一枚苦涩的药片放进了嘴巴里。

出门的时候照例带上了猫粮,在楼下的花坛旁撒了一些,起身准备走的时候,细细的喵喵声传了过来。

一黑一花两只小猫从远处颠儿颠儿地跑过来,在她脚边蹭了蹭,姜离伸手摸了摸猫儿毛茸茸的头顶,猫儿便舒服得咕噜咕噜地唱起了交响乐。

姜离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些。

昨天夜里没有赶上最后一班公交,她在雨中慢悠悠地走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浑身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她进家门之后已经没了半点力气。

这般折腾下来,自然不可避免地发烧了。

烧了一个晚上,哭了一个晚上,姜离筋疲力竭。

把曾经刻在心上的人拿下去,真难。

早上吃的退烧药并没有多大用处,在上班的时候姜离精神恍惚频频出错的状态吓坏了老总,毕竟姜离一直是他最为看中的实力员工,于是一向严格的他破天荒地给了姜离一天假,让她回去好好休养。

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姜离耳边传来了同事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昨晚我在餐厅看到姜离和她男朋友了,两个人都冷冷淡淡的,气氛特别尬,后来她男朋友好像说了什么,姜离直接端着饮料就泼她男朋友脸上了!”

“哎呦,真的假的,这不是闹分手吧?”

“当然是真的,不久前我在商场还看到她男朋友和别的女人逛街呢,这种渣男不分手还留着他?”

“啧啧,姜离好可怜……”

可怜吗?是有点可怜吧。

姜离大踏步走出了公司。

刚走到小区里,悦耳的喵喵声又响了起来,姜离扭头一看,正看见早上喂过的小花猫嘴巴里叼着一团灰乎乎的东西就冲着她跑了过来,直接将那东西放到姜离脚底下,随即咕噜咕噜地蹭她的腿。

看着地上还剩一口气挣扎着的老鼠,姜离本就不适的身体变得更加不适了,她努力克制想呕吐的冲动,拿纸巾将老鼠包起来扔进垃圾桶。

“谢谢小流浪,不过我不吃这个,下次不用给我带了。”

姜离说完这句话笑了笑,心里明白猫儿听不懂,她明明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这些无用的话说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太寂寞。

和蒋宏相恋两年,她一直都话很少,不是她不想说,而是蒋宏从不会听她说。

“他总是很忙,忙着做生意,忙着拼事业,忙着应酬,忙着喝酒,忙着打架……只有惹到麻烦事情的时候才会找到我,才会想到他还有一个女朋友。”

因为还在发烧,姜离感觉头昏脑涨,人在生病的时候往往比平时要脆弱,她一边抚摸着猫儿一边说,说着说着眼泪便掉了下来,打湿了猫儿的爪子。

猫儿伸舌头舔了舔爪子,它歪了歪头,看着身边哭泣着的两脚兽,眨了两下眼睛。

“他从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我需要什么,我在想什么,小流浪,我只想尝尝被人宠着的感觉,真的。”

姜离眼泪糊了满脸,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姜离的眼睛最后看到的一幕,是猫儿啪嗒啪嗒地甩着小爪子跑了出去,又领着一双黑皮鞋啪嗒啪嗒地跑了回来。

“小姐,你还好吗?”有人对她说。

3

“高烧39度,病毒性感染,低血糖,小姐,自己的身体,还是要多注意些。”

顾忱将一堆药片放到姜离手中,又递过了一杯温水,看着烧得脸颊通红的女孩子皱着眉头将一堆胶囊吞下,想到刚才的药里有很苦的药片,他又递过去了一颗话梅糖。

姜离说了声谢谢,接过糖放进嘴巴里,甜甜的味道瞬间冲淡了嘴巴里浓烈的苦味,她舒展开眉头缩回被子里,对着眼前人笑了笑。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因为生病的原因,姜离的声音很沙哑,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带着慵懒和软糯,倒是格外地好听。

顾忱摇摇头,掖了掖姜离的被子,“我本就是医生,在路上看到病人自然不能不管,再说我们就住在同一个小区,倒也方便。”

昨天看到姜离面无表情地任雨浇着,顾忱便有些担心,但姜离明显遇到了伤心事,还说想一个人走走,他只能看着女孩子失魂落魄地慢慢远去。

若是昨天拦住她,好好的姑娘家也不用遭这么大罪了。

顾忱很自责。

“你先睡会儿,我去给你煮点粥。”他道。

姜离在被子里露出半张脸点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

她是真的累了,而顾忱这里也刚好可以让人放松。

姜离是被鱼片粥浓郁的香气唤醒的,她揉着眼睛坐起来接过碗,张开嘴巴喝了一口,香稠晶莹,唇齿留香。

“小心烫。”顾忱笑道。

姜离也笑了笑,又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若真的想道谢的话,不如请我吃顿饭吧。”

顾忱说的这句话只是开玩笑而已,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姜离会放下碗,认真地点了点头。

真是认真可爱姑娘,顾忱心想。

因为身体和心理双重受伤的原因,姜离破天荒地找老总请了三天假,因为她被渣男劈腿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公司,大家都颇为同情,老总竟然也难得地同意了。

待身体稍微好转了一些,姜离准备兑现承诺了。她给顾忱打电话说订了餐厅,顾忱在电话另一边笑道:“吃餐厅太没诚意了,不如姜小姐亲自下厨吧。”

姜离微愣,说了句:“好。”

说实话,姜离的手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实在是因为她会做的菜只有固定的几道——蒋宏爱吃的那几道。

蒋宏无辣不欢,她却喜食清淡,但为了让蒋宏吃得顺口,她特意去川菜馆学了半个月的时间,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最开始菜刀都拿不稳,不知道切破多少次手指头,她才做出了卖相勉强能看的酸辣鱼。

然而这道菜,蒋宏的评价只有两个字:凑合。

这两年里,她把所有的辣味菜做得极为熟练,口味清淡的菜她却做不出来,蒋宏也从没有注意过姜离并不爱吃这些菜,毕竟他的心从未在姜离的身上停留过。

顾忱进门时姜离已经做好了两个菜,麻婆豆腐和毛血旺。顾忱皱着眉头看着桌子上的菜和再厨房忙活的姜离,他直接扔掉了案板上切好的辣椒。

“你身体还没好利索,不能吃辣。”

被拦住的姜离有些惶惶,“可是我……只会做这些……”

顾忱叹了口气,反手将姜离推出了厨房,“还是我做吧。”

姜离被撵出厨房有些怔怔,只听到厨房内的顾忱又喊了声。

“我带了一些水果过来,你先吃个梨子,对嗓子有好处。”

姜离应了一声,乖乖地坐到沙发上吃梨。

被人关心的感觉她已经许久未曾尝过了,自从遇见顾忱之后却一直都觉得心中暖暖。

也是难得的幸运了。

顾忱的手艺很好,没过多久便做出了四菜一汤,都是清淡健康的菜式,满屋子都是浓郁的菜香。姜离被那些绿油油的蔬菜勾起了久违的食欲,她专注地盯着菜流口水的时候,顾忱已经将盛好的米饭放到她面前。

“谢谢……”

“再这么客气,下次我就不给你做这些菜了。”

姜离连忙闭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久没吃到喜爱的食物的原因,姜离简直停不下筷子,还是顾忱担心她吃得太多会对身体造成负担,直接把菜端走了,姜离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已经吃到第三碗的米饭。

顾忱在厨房洗碗,姜离本想过去帮忙,顾忱却不允许她动手,只让她看着,姜离无事可做,只能和顾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以后我不说谢谢了,你可以教我做这些菜吗?”

“你学不会的。”

“谁说的?我学习能力很强的!”

“那也不会有我做得好吃,你就老实待着等着我做就行了。”

姜离听到自己的心脏“怦”地猛跳了一下。

4

顾忱是医生,工作不忙的时候他会提着蔬菜去姜离家做饭,一来二去地两人便熟悉多了,姜离甚至将自己家里的钥匙给了顾忱一把。

有时候加班到很晚回到家,一打开门迎面便是扑鼻而来的饭香味,锅里热着饭菜,家里的卫生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细心的男人。姜离心想。

有时候拿起手机会下意识地要给顾忱发送感谢的短信,但想到顾忱不喜欢听那两个字,她便只能作罢了。

姜离把楼下的两只小流浪带进了自己家里,之前因为蒋宏不喜欢猫狗所以她只能偷偷地带着猫粮去楼下喂,但现在没事了,尤其是她生病的那天,她记得是小流浪将顾忱带到自己身边的。

猫尚且懂得报恩,有时候人真的不如畜生。

本以为身为医生的顾忱会很排斥流浪动物,没想到他对这两只猫也异常地喜欢,两个人一起在浴室给猫儿洗澡,天生怕谁的猫儿奓着毛胡乱扑腾,溅了两个人一身的水。

“给它们两个取个名字吧。”姜离说。

“黑色的叫小墨。”

“那花的叫三筒。”

“……你是认真的?”

“当然认真的,这名字多萌!”

顾忱不说话了,抿着嘴巴笑着给三筒洗澡,像是在憋笑。

居然给一只猫取了麻将名,真是委屈三筒下半辈子的喵生了。

相处得越久,便越能发现一个人的好。

顾忱的体贴细致简直就是刻进骨子里的。

当两个人都放假的时候,会一起去餐厅吃个饭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姜离以前是不会轻易流泪的人,但以前都是倔强地忍,现在不知道怎么的泪点便变得特别低,稍微有煽情的地方便让她眼泪不止。顾忱开玩笑说女人果然是水做的,但再买电影票的时候,他买的都是搞笑幽默的喜剧。

“笑比哭好,你的眼睛还是弯起来比较好看。”

在电影院昏暗的环境里,没有人会看到姜离的脸此刻红得像一个苹果。

被宠爱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了。

当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蒋宏这个名字在姜离心里被想起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初让她泪流满面的那些疼痛也慢慢地淡了,留下的只有浅浅的酸涩。

都过去了。

只是姜离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蒋宏会再度回来找她。(原题:《迷失的爱人》,作者:海泊蓝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0484_404005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