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国上卿:晋国诸卿家族史(59)

原标题:大国上卿:晋国诸卿家族史(59)

B士鲂(彘季、彘恭子):士会少子

士鲂,士会少子,士燮的同母弟。因食邑于彘,所以又称彘季。

彘,原来曾是先縠的采邑,先縠于前596年因罪被杀,其食邑也就落入了范氏手中。

因此,先氏的覆灭,范氏是其中重要的获益者。随着士会政治地位的提升,他的家族也就日渐地发展壮大起来。

一、彘氏之祖

前573年正月,栾书、荀偃杀晋厉公,随即派荀罃、士鲂到京师迎接周子回国即位。

这样的安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栾书是弑杀厉公的主谋,况且原本与周子就联系密切,栾氏支持周子,自不必言;

荀偃是栾书的忠实追随者,弑君同犯,立场也无需怀疑;

荀罃为荀偃族叔,知氏宗子,他的前往表明知氏也是支持周子的;

而作用最关键的就是士鲂了,因为栾书号召范氏一同弑君,被士匄拒绝,现在动员士匄的叔叔去迎接,至少可以让周子相信,将来范氏是不会站在周子的对立面的。

如此,栾、中行、知、范四大家族都算是作出了支持的姿态,周子回国即位,应当不会再有太大顾虑了。

而对于荀罃、士鲂而言,亲自拥立新君即位,日后的仕途更加平坦,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2月,晋悼公即位,任命百官,士鲂果然受益,进入将帅的行列,被任命为晋国下军佐,并从范氏分出独立门户了。

《国语》记载,悼公任命士鲂的理由是:士鲂是范武子士会的少子,范文子士燮的同母弟。

士会当年制定并颁行法律以安定晋国,国家至今受益;范文子士燮辛勤安抚诸侯使其归附晋国,国家至今受益。

两人的功德是不可忘怀的,因此要任命士鲂为卿,提高其地位以屏障范氏(士鲂从范氏分出为彘氏,彘氏仍以范氏为大宗)。

从这样的理由可以看出,士鲂被重用并非因为个人才略,而是因为父兄的功业——更实质地说,提拔士鲂,乃是为了笼络原本对栾书弑厉公不很合作的士匄,以取得范氏的支持。

二、士鲂事迹

这年11月,楚国趁晋国内乱、悼公新立以及栾书刚刚去世之机,出兵伐宋。新任执政韩厥决定采取强硬措施,针锋相对,联合诸侯援救宋国。

此次士鲂被派到鲁国请求出兵助战。根据当时的规矩,来乞师的大臣地位不同,接待规格不同,而盟国出兵的数量也不同。

鲁国执政季文子咨询臧武仲应该出多少兵,臧武仲说:“从前晋国伐郑的时候,来的是知伯(荀罃),是下军之佐。现在彘季在晋国也佐下军,人数与那次伐郑战役相同就可以了。事奉大国,不要搞乱来使大臣的爵位顺序,并且多加恭敬,这是合乎礼仪的。”

季文子听从。

刚刚为卿,初次出使,士鲂得到了鲁国人足够的恭敬。

此前栾、郤两家对于鲁国外交事务的争夺,在悼公时期终于结束,最终这项职权似乎落到了范氏的手里。

前570年6月,晋悼公召集诸侯在鸡泽结盟,就在这次重大国事活动中,悼公的弟弟扬干的战车扰乱部队秩序,司马魏绛执法不阿,处死了扬干的车夫。

悼公闻讯大怒,准备擒拿并诛杀魏绛,不料魏绛亲来自首,递上给悼公的书信就要自裁,士鲂与张老赶忙阻止。悼公看完魏绛书信幡然醒悟,从此愈加重用。

前569年,晋悼公听从魏绛的建议,与戎人和好。

前568年春,戎人侵犯周王畿,周灵王派王叔陈生来晋国投诉。

晋国将王叔陈生拘捕,并派士鲂到京师,告诉灵王陈生勾结戎人侵犯王畿的实情。

前564年10月,晋国诸侯伐郑。栾黡、士鲂率领下军及滕、薛两国军队攻击郑国都城北门。

前563年,诸侯作长期打算,再次修筑虎牢城,准备长期驻军攻击。晋国军队修筑虎牢附近的梧、制两座小城,派士鲂、魏绛率军戍守。郑国害怕,再次与晋讲和。

公元前562年末,就在悼公彻底征服郑国前夕,秦国出兵伐晋。当时负责留守的是下军佐士鲂。士鲂中了秦军之计,被杀得大败。

前561年夏,士鲂到鲁国聘问,并拜谢去年鲁国出兵帮助伐郑之战。冬,鲁襄公到晋国朝见,并拜谢士鲂的访问。

前560年春,荀罃、士鲂去世,由于二人都没有成年的家族继承人,晋国八卿人选难以确定,第二年,晋悼公取消新军编制,恢复到三军六正的政治格局。

C范无恤:赵盾御戎

前615年12月,晋、秦战于河曲,范无恤为御戎。

对于范无恤的身份、辈分,《左传》没有留下任何交代。

但既然士会是晋国范氏之祖,那么这个范无恤也就不会是士会的兄弟辈,那样便不能以范为氏了。因此,他很可能是士会的儿子(庶子)。

士会早在前632年就已担任文公车右,他的儿子在十七年后的前615年应该已经成年。

这次河曲之战还有一个插曲:这次作战之前,为了考验司马韩厥的执法力度,赵盾故意让自己的战车乱行,这个驾车的当即就被韩厥处死了。

这个倒霉的死者会不会就是范无恤呢?应该不会,如果这样诱杀士会的儿子,也就很难有后来迎他回国的安排了。

而范无恤可能就是顶替了这个倒霉的屈死者而做上了赵盾御戎的。

D士渥浊(士贞子、士贞伯、士伯):国君高参

士渥浊,士穆子之子,与士燮、士鲂为堂兄弟。

士渥浊为士氏宗子,与范氏虽然分开,但关系自然密切。

《国语》记载,晋悼公认为士渥浊“帅志博闻而宣惠于教”,意思是说他遵循古训、博学多闻并能将其才学广泛用于文教。

一、士渥浊事迹

(一)谏阻斩帅

前597年秋初,在邲之战中惨败的中军元帅荀林父率军回国,主动向国君请死,晋景公也打算答应了。士贞子出来谏阻。

一席话,使得景公不但赦免了荀林父,还继续任用他为正卿。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士渥浊的正确,在此后的几年,荀林父孜孜不倦地努力,帮助晋国一点点从谷底走出。

前596年秋,狄人侵袭晋国。

前594年6月,荀林父败赤狄于曲梁,随即灭潞国。

凯旋后,晋景公赏赐给荀林父1000户狄人作为奴婢,并把瓜衍之县赏赐给士渥浊,曰:“我得到狄人的土地,是你的功劳啊!如果不是你,我当年就失去荀林父了”。

(二)赵婴问天使

前587年,赵婴和赵庄姬私通。

前586年春,赵同、赵括决定驱逐赵婴出国。

这时候,赵婴做了个梦:一个天使对自己说:“祭我,我保佑你。”

赵婴向士贞伯咨询,士贞伯说:“神明都是保佑仁爱的人而降祸给淫邪的人,你的行为淫邪,不遭惩处就不错了,即使祭祀了天使,怕也是没什么用了。”

赵婴还是祭祀了天使,但第二天就被轰出了赵家。

(三)预言郑伯之死

前586年,郑国脱离楚国而与晋国结盟。

前585年春,郑悼公来晋国拜谢,照例要举行授玉仪式。

根据礼仪,诸侯相见,授玉仪式应该在两楹之间的大堂上;身份较低的人,授玉应在大堂与东楹之间。

而这次郑悼公居然站在东楹以东。

士贞伯说:“郑伯怕是要死了吧?太不自重了。而且他目光游离,步伐匆忙,在自己的位置上惶惶不安,应该活不了多久了。”果然,这个郑悼公不久就死掉了。

(四)悼公大傅

前573年2月,晋悼公即位并任命百官,使士渥浊为大傅,命其“修范武子之法”。

此后再无士渥浊的记载,他既为士氏宗子,年纪似应长于士燮。

二、关于士氏的世袭职位问题

士氏名称的由来,就是因为隰叔奔晋国后担任了“士师”的职务。

“士”、“士师”、“理”,都是晋国人对国家大司法官的叫法,相当于其他诸侯国的司寇(晋国人有时也说司寇,但似乎不是正式称谓)。

后来隰叔之子士蒍担任司空,士蒍的儿子士縠也曾任司空。士会执政后还兼任了大傅。

文公之后,三军六正成为晋国最重要的官职,但士、司空、大傅的职位仍然存在,而这三个职位士氏家族的人都做过。

问题是,在担任大傅之前,士渥浊担任的是什么职务呢?

最有可能的还是士,这从他谏阻景公杀荀林父的事迹可以更加确信。

但是“三郤”崛起以后,国家司法权似乎被郤氏占据了。

因此,士渥浊在景公前期应该担任过士,但是后来被“三郤”取代,曾经有一段时间无官可做,后来才被悼公任命为大傅的。

(待续)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550040_777661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