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好鸟乱鸣||总会突然出现一些瞬间,让我复活到从前

原标题:好鸟乱鸣||总会突然出现一些瞬间,让我复活到从前

总会突然出现一些瞬间,让我复活到从前

作者:广场有鸟

笔记时间:2018年1月13日

分享朋友圈里“而东北水”的一段话:

刚才叫了个滴滴车,来了一辆大宝马,司机膀大腰圆,挂一个大金链子,一路和我聊人生。他说:“我是拆迁户,4套房子,500万存款,股票爱TM怎么跌就怎么跌,因为老子不买!我有车有房,有自己的生意,自己当老板,要多自由有多自由。除了我爹谁也命令不了我。”我说:“前面左拐。”他说:“好的。”

8点多起来,看到妻子和可可都睡得很熟,就没有喊醒她们,一个人骑小蓝车出去。

在老阀门厂一家店里,点了素粉和蛋酒,端了到一个四人座坐下。四人座已经相对而坐了两个年轻女孩,模样像中学生。

我低头吃会儿后,看到服务员在旁边清出了一个二人座,便把我的两个碗和一本校刊样书,移到空桌子上,以免打扰两个女生的聊天。呵呵,我吃完离开时,发现她们还在边吃边玩手机边聊天。

去深度广告。把校对后的校刊样书交给小李。小李重新编辑,我坐着烤火玩手机,同时回答她的一些询问。

到教师交流群里看看。“花开有声”老师5点多发了一首诗,《那就是咱们教师》,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

“山夫”局长说:“出语成诗![][][]

“花开有声”回应“山夫”:“你不知道,我的老师就是诗人。八十年代末,那些风华正茂的翩翩少年,现在是否仍有纯真?那些披星戴月奋笔疾书的才子是否忘记了当初的耕耘?那些满怀激情,满怀柔情的少年作家诗人是否还有最柔软的初心?

“温暖阳光”说:“仍记起寒风瑟瑟半夜身穿单衣穿梭大街小巷网吧寻学生的时候,仍记得一口饭没吃完听学生病了疯了一般夺门而出的身影,……还在继续的头顶星辰寒霜夜踏寂静的日子。一生为师,献出的是一片赤诚痴心,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试问谁有这样的胸怀?谆谆教诲,谁又有这样的耐心?一个父母教育一两个都难,一个老师五六十个甚至八九十个,谁又有这样的爱心?

“丽珍”说:“最近三新闻与教师有关,北航陈小武性骚扰,高铁门,摔狗,都是负面的!这几则负面新闻引发媒体对教师的狂喷,社会对教师的期望值过高,有关教师的正面新闻往往集体失声,负面的都用放大镜进行无限放大!谢谢你的深夜发声,诉说了教师的心声,正能量杠杠的!

我斟酌一番说:“教师是个庞大的群体,出点负面新闻非常非常正常,根本不必为此焦虑。尊重自己的身份,做好自己的工作,快乐自己的心态!阳光无脚,花开有声;心怀学生,无忧天下!”

11点,坐客车到关刀中学。坐葛老师的车到云溪。

中午参加一个寿宴。特意没和同事们坐一桌,随机坐到了一个空位置。

和我坐一方的是从前学生紫薇的父亲,我们早前相识,但多年没遇到过了。他告诉我紫薇已经读高二了,重点班。

我说我教过紫薇的书,她的作文写得特别好,“作文写得好的学生,我都特别喜欢。”

桌上其他的客都是女性,有学生辈的,有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也有比我大不少的。只有我以及曾经在学校食堂工作过一段时间的李喝点儿酒。李喝一杯米酒,我喝两杯白酒。杯子都是小杯子,一两容量吧。

快下桌时,旁边一桌上的吴师傅发现了我,招呼我。我连忙过去敬他一点儿酒。吴师傅不喝酒,用一点饮料意思一下。

吴师傅是云溪洞隔西边山的潭下高峰人,和我父亲曾经是武钢同事,长我父亲一岁。三十多年前,我在武汉读小学时,从吴师傅习过一个月的武术。吴师傅教会了我两套拳。

这两套拳,后来成了我在通城一中、在咸宁教院、在云溪初中一些仪式中表演助兴的固定节目。可惜因为多年没有操练过,如今一套拳都打不完整了。

饭后,到吴师傅身边继续坐坐,握着他的手,说说话。

特意请了谭强文兄弟帮我和吴师傅拍了一张合影。

坐葛老师的车离开云溪。车上潘、吴等几位老者开心地交流“如今多少日子才有一次”的话题。大家又说到私情,更是兴致勃勃。

我说:“心理阴暗的人,叫偷人;心里美好的人,叫两情相悦。”

他们都说这话说得好,确实是这样。我连忙申明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听别个说的。

关刀下车后,和潘世雄老师、潘公平老师一起坐班车回城。帮两位长者买票。他们推辞,我说,“你们都是云溪教育的前辈,该我买。”他们愉快同意了。

下午在家里,审定校刊,提出一些意见,通知付印。

16点多,带了一直在家里做作业的可可出门。可可走路,我骑单车,到银山广场转一圈,进不去搭起了演出舞台的广场中心,只能在外面看看高大的舞台和密密麻麻的安保人员。

路上遇到了四庄、关刀等乡镇的公职人员在执勤。

放了单车,和可可一起步行。在广场附近遇到了罗娜、续聪两位年轻老师。在老广场遇到了黎江平等。

一路走来,给可可买吃的:鸡柳,2元;热狗,1.5元;五角星,2元。

在楚虾王吃晚饭。

听到山夫兄对着他的年轻貌美的妻子说,“好多年前,我碰到一个20多岁的女子,她说喜欢我爱我,只是觉得我年纪大了点。我说年纪大怕什么,我活到90岁还在,你可能活不到70岁就走了,谁陪谁?你有年龄我有寿命啊!”

几番酒后,山夫兄弟说:“我怕还可以吃三碗饭,来五六盘!”我不信。他坚持一阵后说是酒喝高了,“日了算数!”我问是一个月吗?他说是一晚。

告辞。带可可走路。本来是想打的的,可可想吃些东西,就一直走路。她要了一串五角星,2元;我要了一碗臭豆腐,5元。

父女俩牵手走回家。

结尾和朋友们分享一首诗,康夫兄弟的《周末是给过去的五天按摩》:

周末是给过去的五天按摩

文/康夫 朗读/广场有鸟

过去的五天

是工作和学习的五天

是起早摸黑的五天

是匆匆忙忙的五天

周末两天

一天留给睡眠

一天留给家务活和休闲

给自己和家人

周末给其他的五天按摩

腾出时间

安静地阅读老师的诗集

朗诵给妻子听

刚开始她有点嫌弃我的声音

后来

她安静了

好像诗歌让我们回到了某年某月

想起了很多事情

这时

儿子在隔壁房间

倾情弹奏他心爱的吉他

整个房间都是诗歌,音乐

和厨房里飘溢出来的美味鸡汤香气

周末给过去的五天按摩

图片摄于通城

鸟儿的去年今日

昨日记||年要来了,很多人都在撸起袖子加油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537936_779455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