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蓝星调查手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原标题:蓝星调查手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猛犸的新故事

2018年,

叶猛犸老师给我们带来了崭新的故事。

在银河系猎户臂偏远的那颗小小的蓝色行星上,

动植物们,都是如何思考、如何生存的?

每个周末的午夜,带你一同巡游。

蓝星调查手记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抓住,抓紧,爬

【思维活动记录片段 0013246】

(已翻译为本地语言)

分析结果说这是“异叶地锦”。根据观察,我判断这是一株“植物(原文即为本地语言,下同)。不只是从它的颜色可以看出来,更重要的是它的运动方式。我已经观察了半个地球日,但是它还是没有明显的移动。

而且,思维翻译机也没有返回任何有意义的信号,似乎只有点噪音。由此可以判断,它的确是某种植物。看来我对这颗星球越来越了解了呢。

啊哈!我想我可能是解决了一个争论。

对于蓝星生物是否具有意识的争论,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总的来说,对于那些体型大一些的、能够自由移动的生物,普遍的观点是它们的确具有意识。当然,它们的意识不算高级,但是的确存在。我认为这种观点是正确的,之前对于一些……“动物(原文即为本地语言,下同)的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而对于其他的生物,争论就大得多。

蓝星上有许多生物是不能整体移动的。它们固定在它们的落脚点,一生都是如此。其中有一些是所谓的“动物”,虽然它们可以活动的范围极其有限。在这一类中甚至还有一个特例,它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把自己固定在那里,然后自行消化掉用来产生意识的器官——这种行为基本上等同于自杀,难以相信这是动物自己的选择。有机会我要去找找这种动物。

在这些动物身上,是否能够发现意识的痕迹,我也不能确定。有许多因素可能会导致偏差。也许它们的意识以某种我们还不了解的方式在运行,以至于我们的思维翻译机无法识别;虽然这种可能性不算很大。

可能性更大的是,也许它们根本没有意识。

没有意识这件事有点难以理解。作为一种生物,却不存在意识这种宇宙中普遍存在的思维活动,这本身是反直觉的。不过宇宙普遍规律并非在每个星球上都适用,这一点在其他星球上也有过先例,更何况是这么偏远的星球……

而植物虽然也不能整体移动,但是从外观上还是很容易与动物分辨开的;最少大部分如此。植物虽然也在不断地运动,但是运动方式和运动速度与动物又很不一样。它们往往以一种非常缓慢的动作在运动,我觉得它们或者是非常非常有耐心,或者是拥有完全不同的时间感知体系。

但是思维翻译机没有传回有意义的信号,这也许说明植物也是不存在意识的。

(轻微的情绪波动)

这意味着我在来这颗星球之前的设想,有一大部分不能成立了。一颗星球,上面的大部分生物居然没有意识!这虽然也能作为一个有趣的研究题目,但是却不是我想要的那种。

我更希望能够和外星生物沟通交流,这才是我……等等,那是什么动物?

为什么那个动物要以很快的速度向我移动,前端的开口张得很大,里面有些白色的东西,看起来好像很锋利的样子?为什么开口里伸出来一片粉红色的柔软东西,还在滴着液体?

那个动物为什么要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那个动物为什么还在继续向我移动?

分析结果说是……狗?

(剧烈的情绪波动)

我该怎么办?

(剧烈的情绪波动)

(思维过于混乱,无法翻译)

【思维活动记录片段 0013247】

今天我学会了一个新词,叫“逃命”。这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我要添加一个待办事项,把这颗星球从“基本无害”分类里移到“危险”里。

(待办事项已添加:将该星球分类从“基本无害”移到“危险”。)

还要加一个备注,“小心狗。”

(备注已添加:小心狗。)

【思维活动记录片段 0014319】

已经过了两天,那条狗应该不会在那里出现了吧?

(轻微的情绪波动)

那天逃命的时候,忘了取回思维翻译机。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去拿备用的那台,避免再遇到那条狗。

但是我只带了两台思维翻译机。这是很重要的设备,不能因为我自己的恐惧就任由它丢在那里。

我要去把它找回来。我很勇敢。我不怕狗。不怕不怕。

还好,那条狗不在那里。我慢慢走近异叶地锦

我取下思维翻译机。

我向反方向移动。

我移动得越来越快。

我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等等,慢一点,别害怕……慢一点。安全了,安全了。

思维翻译机还在记录……传过来看看。看起来还是只有点噪音。这些数据也许该删掉,免得浪费存储空间。

不过为了研究的严谨,我还是听一听吧。也许我可以加速播放,免得浪费太多时间。加速10倍。20倍。……100倍。1000倍。

嗯?这是什么?

(剧烈的情绪波动)

【思维沟通活动记录片段 0014320】

(思维翻译机信号加速1000倍播放)

蓝星物种:“抓,抓,碰到了。”

(获得编辑授权,以下以“异叶地锦”替换该“蓝星物种”。)

异叶地锦:“真好。抓住,抓紧。爬。”

异叶地锦:光,很好。水,很好。爬,爬。”

异叶地锦:“抓,碰到了。抓紧。爬。爬高。”

异叶地锦:真好。幸福。有光,好。爬。”

异叶地锦:啦,啦,啦。唱歌。好。抓紧,爬,爬。”

(思维翻译机连接断开)

【思维活动记录片段 0014321】

一手证据!植物的确有意识!虽然很慢,但是的确存在!

(强烈的情绪波动)

它们的确在想着些什么。这也许是由外在刺激而产生的简单的意识活动,但是的确存在。我要标注一下时间点,和这些意识活动对应起来。

植物会对光起反应,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它们也会对水起反应,这也没有问题。这段记录还证明,它也会对自己正在攀爬的表面有反应。

而且,还有些自发的意识活动,它想要爬高一些,会觉得高兴,还会在高兴的时候唱歌——虽然挺难听。我敢说之前从来没有研究者发现了这一点。这是我的独创性工作。

独创性的!

(轻微的情绪波动)

这改变了我以前对这个星球上生物的看法。我的设想又可以继续实现了。

我要试试看和它沟通。也许我可以录下自己的想法,放慢一千倍,用思维翻译机传过去?也许可行。

得好好计划一下。要考虑清楚,因为速度很慢,所以得沟通最重要的问题才行。

不过,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

可能是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最重要的问题了。

要是再遇见狗,该怎么办?

你又何尝不是

努力生长的蓝星生物

回复“猛犸的故事或点原文

回顾53个暖心故事

在寒夜治愈你

当我遇见你

葡萄科 红叶火筒树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欢迎转发,谢绝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527619_409069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